相关文章

深圳可考虑打造戏剧创意园

来源网址:

然而正是这个名叫胖鸟的剧团,在原创戏剧十分匮乏的深圳,十几年如一日坚持发出先锋戏剧的独特声音;他们创作的《狐说》、《此身此行》、《浮生自语》及《曼陀罗》等剧目,不仅受到市民的接纳与喜爱,还在不少国际戏剧节上获奖。

先锋戏剧从一般规律上说不会获得商业成功。先锋是小众实验的,而商业是大众通俗的。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剧场人自甘寂寞呢?比如胖鸟就有三不原则:不做主旋律,不做小品,不做商业晚会;图的就是独立和自由。专注于职业水准是我们非常在乎的,我们认为最受侮辱的是,人们说我们业余,而不是看不懂。在没有足够资源支持的情况下,既保持专业水准又能让艺术家本人心甘情愿付出的,只能是先锋实验作品,这既是现实的压力也是主动的选择。

深圳的先锋戏剧最缺的其实是“理想观众”。理想观众是那种不光能听懂作者意思,而且往往还能想到作者没说出的意思,甚至对作者的某些疏忽和矛盾也能立即反应到的观众。我觉得,深圳还没有养出欣赏实验艺术的“理想观众”,是因为这座城市还不够老和颓废,大多数人的梦想还是奔小康和实现中产,而不是欣赏离经叛道或是愤世嫉俗。当然,这样的艺术家在深圳本身也并不多。看着城中村一座座被拆掉换成高耸的银行我就头大,这里原本或许可以养出一些不必被生活的重担压垮的艺术家。

大动作没有。我们一直坚持有钱没钱一年都做两到三部作品,而且还会继续这样做。说到实现收益,我觉得氛围是一个切入点。现在华侨城创意园是一个形成氛围的好例子。如果未来有一个以表演而非展览凝聚人气的地方或许是提速的好途径。而这样的地方大把,不论是蛇口、车公庙还是八卦岭的旧厂房都是可以变成戏剧创意园的基础。只要主人们放弃一些眼前的利益,把城市的未来品质作为优先考量的目标就够了。深圳不缺资源,缺胸怀。